<rt id="wmo2o"><small id="wmo2o"></small></rt>
<acronym id="wmo2o"><center id="wmo2o"></center></acronym>
<sup id="wmo2o"><center id="wmo2o"></center></sup>
<acronym id="wmo2o"><div id="wmo2o"></div></acronym>

廣西知識產權網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動態>>知識產權訴訟>>正文

廣西知識產權發展研究院

果珍之爭:超出商標核定適用范圍時如何認定侵權
2016-01-07 14:36 王國浩  審核人:

 

超出商標核定使用范圍時的侵權認定

     因認為江蘇統業保健食品有限公司(下稱統業公司)、江蘇省泰州市競龍營養品廠(下稱競龍廠)、江蘇省泰州三九保健品有限公司(下稱三九公司)、遼寧省大商集團沈陽新瑪特購物休閑廣場有限公司(下稱新瑪特公司)生產、銷售帶有“新果珍”與“gzhen”標識的粉狀飲料產品的行為,侵犯了其“tang”與“菓珍”注冊商標專用權,而且在涉案產品上仿冒其特有包裝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卡夫食品全球品牌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卡夫品牌公司,現已更名為美國洲際偉大品牌有限公司,下稱洲際公司)遂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請求法院判令上述4家企業停止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消除因侵權行為帶來的不良影響,并賠償其經濟損失50萬元。
日前,根據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民提字第61號民事判決,法院再審判決認定競龍廠、統業公司構成商標侵權,同時構成不正當競爭,據此判令競龍廠和統業公司停止生產和銷售侵犯洲際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的產品,并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
2010年8月,卡夫品牌公司受讓取得注冊在第32類營養豐富的濃縮速溶飲料粉等商品上的“菓珍”注冊商標專用權。此外,卡夫品牌公司于2010年10月在第32類果汁飲料、制作飲料的粉劑等商品上注冊有第6511408號“果珍”商標。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統業公司、競龍廠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判決競龍廠、統業公司立即停止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新瑪特公司停止銷售涉案侵權商品,競龍廠、統業公司賠償卡夫品牌公司經濟損失30萬元。
競龍廠、統業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二審理法院經審理認為,一審判決中關于競龍廠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的認定錯誤,故二審改判僅由統業公司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洲際公司、統業公司均不服二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
最高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統業公司和競龍廠生產的“新果珍”即溶營養晶商品,與洲際公司已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屬于類似商品,統業公司、競龍廠生產、銷售上述產品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同時,上述產品的包裝仿冒了洲際公司相關知名商品的特有包裝,構成不正當競爭。競龍廠與統業公司共同實施了侵權行為,應共同承擔連帶責任。據此,最高人民法院再審撤銷了二審判決并予以改判。
行家點評:
殷悅 北京市君合律師事務所:該案中,洲際公司主張競龍廠、統業公司生產、銷售的相關產品應當屬于第32類商品,即洲際公司已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類別,而競龍廠、統業公司則主張其生產、銷售的商品屬于第30類商品,未落入洲際公司擁有的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圍。對于該焦點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再審判決首先對競龍廠擁有的“新果珍”商標核定使用的第30類商品的屬性進行了判斷,明確該商標核定使用的第3005群組商品為保健品;其后,再審判決從被控侵權產品的組成、食用方式、功能用途、銷售場所和渠道等出發,對該產品的性質進行了詳細的分析,最后得出被控侵權產品應當屬于第32類商品、落入洲際公司已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范圍的結論。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審判決在該案中對類似商品的判定過程具體體現了前述司法解釋的司法適用原則和判定方法,對于類似案件的審理和實踐具有很好的參考作用。
競龍廠注冊的“新果珍”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圍為第30類,作為被許可人的統業公司卻在即溶營養晶商品上使用了該商標。如前所述,該產品不屬于第30類商品,而屬于第32類商品。在此情況下,統業公司使用競龍廠被許可商標的行為已經超出了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的范圍,落入了洲際公司已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的范圍,構成商標侵權。因此,企業在日常經營活動中,應當在核定范圍內規范地使用或者許可自己的已注冊商標,超出核定范圍的使用或許可行為,極易與他人的商標權利產生沖突,造成不必要的法律損失。
在目前的市場經營活動中,許多市場經營主體為了自身經營方便的需要,或者為了規避可能產生的法律責任,經常同時成立許多相互關聯的企業,這些關聯企業在市場經營活動,亦經常同時出現或交替出現,給交易相對方造成迷惑或混亂。在涉及具體的民事訴訟案件時,這些關聯企業也給法院帶來如何確定責任承擔者或責任承擔方式的困難。該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再審判決從聯系方式、辦公地點、質量管理體系、公證過程、商標許可過程等多個角度,對競龍廠和統業公司存在著緊密聯系這一事實給予了層層深入的分析,論述脈絡清晰,說理充分,并最終得出上述兩企業應共同承擔侵權責任的結論。
趙雷  北京市集佳律師事務所:注冊商標專用權從本質上講是商標權利人對特定商標與特定商品或服務之間唯一、對應關系的所有權,而非無界限的在所有商品或服務商對特定商標的所有權。因此,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實質是切斷了注冊商標和權利人的聯系,使消費者無法區分商品或服務來源,從而發生誤認、誤購,進而損害商標權利人利益的行為。從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保護實質上來講,是對商標權利人經過大量的宣傳、使用建立起來的特定商標與特定商品之間唯一、對應聯系的保護,而不是對脫離了特定商品或者服務的注冊商標本身的保護。
商標權利人許可他人使用自身商標,只能在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范圍內許可他人使用該注冊商標,被許可人的使用范圍就不能超出被許可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范圍。商標權權能的實現,需要注冊商標與產品進行結合,同時需要在使用的商品或服務范圍內使用,無論商標權利人自身還是商標的被許可人,均不得擅自超出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范圍內使用注冊商標。而一旦擅自超出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范圍,將會涉及以下兩種情形:
一種情形,沒有其他商標權利人在超出自身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范圍的商品或服務上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則商標權利人或被許可人系擅自擴大自身注冊商標的使用范圍。如果標注了“注冊商標”或“®”標識,則是一種冒充注冊商標的違法行為。上述行為雖然并未侵犯其他商標權利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但違背了商標法的有關規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有權依法予以制止、限期改正,并可以予以通報或者處以罰款。
另一種情形,如果有其他商標權利人在超出自身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范圍的商品或服務上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則此類擅自超出自身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范圍的使用行為便構成商標侵權行為,該案即屬于此情形。此類行為不僅損害了商標的指示功能和質量保障功能,還會損害在超出自身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范圍的商品或服務上享有專用權的商標權利人的權益,實際上虛構了其與商品所指示的來源的關系。該案中,在“tang”與“菓珍”商標具有較高知名度的情況下,搭了“tang”與“菓珍”商標的便車,擠占了洲際公司“tang”與“菓珍”品牌的市場份額,造成其市場需求的減少。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最高人民法院在再審中認定統業公司和競龍廠超出其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圍使用注冊商標,侵犯了洲際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關閉窗口
日本毛片,日本高清免费毛片大全,日本AV毛片免费中文_第1页